猪肉浦

腐文化研究调查问卷@手机QQ浏览器 https://sojump.com/m/15996913.aspx?pvw=1&domr=1&_wv=1


帮忙做个问卷,想听听大家的想法,谢谢!

【爱德华·布雷多克X海尔森·肯威】

*cp有毒!警告在前,踩雷的千万不要戳进来!

*虐角色有!

*考据党求轻喷!

*OOC!

*尝试以毒攻毒的产物

防止屏蔽走链接

https://zine.la/article/2112fc100f0911e78dd152540d79d783/

NIOM_说着爱ACRG跳进了GRW的坑:

早上起来又看了一遍某篇直男看ac腐向cp的小采访随便说两句………想说shaytham按照游戏剧情的逻辑是最合适的,别看shay很有主意其实他真的是需要那种能指导他能让他依赖的人,他有一个终极理想但自己并不知道怎么达成这个终极理想。liam曾经是他依赖的对象,但是在liam表达对阿基里斯的坚定支持后shay就对他失望了,所以不管我有多萌这一对无论如何都没法对另一人下死手攻击的好朋友,我也不觉得liam是最合适shay的人。说真的liam自己也有类似shay的问题,他在最迷茫的时候效忠了阿基里斯于是一辈子都不质疑他,算是有点坚定到愚蠢了……
至于haytham,如果不是有monro这个温和的人打下的好基础,shay也不可能对haytham放下戒备,monro简直是完美补全了shay缺失的父爱……结果反倒是haytham对shay的戒备更强。看遗弃的时候觉得haytham是因为霍顿的事情彻底心寒了,从此不管是对教团还是先行者都没什么兴趣,那么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要shay去花不知道多长的时间来找先行者之盒就真是不想要这个麻烦的即视感了……毕竟shay本质上还是个战士而haytham是怀疑主义者【x
话又说回来我是真的真的好喜欢shayliam。我自己最理想的恋爱关系就是放松的没有任何tension的感觉,这可能反映了我比较享乐主义不愿意花心思磨合什么的,但是至少现阶段我没兴趣搞会吵架会闹别扭还要花心思哄的恋爱关系。麻烦。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看到荒野……哐当就掉进这个还没发售的游戏的坑了。一开始真的是因为看到一部shayliam大型au,虽然现在有别的变化。特种兵诶!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生死考验,所以最知道抓紧活着的时间好好珍惜心中所爱。看官方设定和试玩感觉holt是主攻技术类的engineer class,midas是直接突突突的assault class,所以严肃正直的无双属性midas保护非常跳脱不服管教爱搞爆炸的黑枪属性holt简直……可爱可爱可爱……另一组nomad和weaver也差不多虽然nomad属于万金油的support class,毕竟队长hhhhh。当然把光头大反派当成liam也不错有很多可以开虐的地方,我的二设体系里也确实这么干了……跑题。总之写midas和holt相互扶持的剧情让我感觉非常满足,满足到基本没有发出来求关注的需要所以就不发了【x】不过图还是要发的【x】
啊其实我也不知道写这么一大堆话的意义是什么,大概是因为周六早上很闲忍不住想写东西……还想占tag。咬我呀。
配图是荒野试玩的截图,两只羊驼说I am the king!(大概) 你们玻利维亚毒贩这么会玩居然在基地里画羊驼涂鸦??
再送个链接 https://youtu.be/pFhPEB1qy9k 这个试玩吐槽可爱到爆炸,两名玩家分别用midas和holt,cp感特别强

萨德x亚诺,脑抽的产物,雷者慎入

不管是哪里的贫民窟都是那么肮脏且令人作呕,狭窄阴暗的街道总藏着衣衫褴褛的乞丐和卖弄姿色的妓女,随处可见碎衣残肢和贪恋尸臭的老鼠蛆虫,三三两两的人们聚在一起,谈论着毫无营养的话题,完全没有注意到一个身穿深蓝色风衣的男子融进了与他格格不入的环境。

亚诺站在整块地域最高的废旧建筑上,这种看上去摇摇欲坠的建筑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而就是这种不稳定让人们很少靠近或关注。

能在这种地方找到一个鸟瞰点真是难能可贵,但他并不愿意跳入地上的那车不知由什么构成的干草车。

默默集中注意力,暗棕色的眸子瞬间闪过金色的流光,穿透过层层人群,找到了他寻了数个星期的目标。

他刚从一辆并不算华贵的马车上下来,拄着手杖与可怜的马车夫交谈着,短暂的对话,留下马车夫因恐惧而颤抖的身影,而他则走进了一桩破旧却依旧有许多人光顾的店铺。

亚诺收回自己的视线,终于找到了目标却并未让他兴奋多少。

萨德侯爵。

要找到他可不是一般的困难,他简直就是神出鬼没,好不容易追到他的老窝,却没想到他还没有放弃这块贫民窟,还真当自己是乞丐之王了吗?

毕竟是曾告诉过自己杰曼所在地的人,他知道的情报一定比自己想象得要多,说不定,自己能直接从他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大不了用一些粗暴的手段。

他不止一次在潜入贵族们的舞会时从贵妇们口中听到萨德侯爵的名字,她们瞬间流露出的厌恶和脸颊上的微红他都看在眼里。萨德侯爵所在的家族曾经是那么辉煌,而如今却支离破碎,唯一的继承人还多次入狱,如今还成了乞丐的首领。

落没的贵族,和自己一样。

半蹲着握住脚下建筑的边缘,身体前倾让自己脱离平面并快速转身双手抓住边沿,双脚找准落脚点站定,并在确认过身下一名敌人的位置后迅速松手下落,精准地将袖剑插进对方的脖颈里,并毫不停留地对身边两个刚发现情况的士兵进行了双杀。

亚诺从三个尸体中走出来,仔细检查了自己的外套没有沾上血迹才前往自己的目标所在地,他完全不需要花费时间将他们藏起来,毕竟在这种地方,人们早就习惯平白无故地多出几具尸体了。
悄然抹去袖剑上的血迹,尽可能地影藏自己的气息,即使在这儿算是“奇装异服”的他也未显得十分突兀。混在人群中缓慢向印象中目标的所在地靠近,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直接来个出其不意,而不是再浪费一个烟雾弹。

“夜安,亚诺,你是在找我吗?”

戏虐的声音从身后传出的一瞬,亚诺已经知道自己失去了主动权。

萨德从一旁走过的酒鬼手中夺过喝了一半的红
酒,推开有些拥挤的人群,使亚诺完全暴露了出来。

亚诺心知不可能再装作路过了,转过身来看着一脸闲情自若的萨德,他还是那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可能是从哪个可怜贵族身上扒下来的,而在环境的渲染下,却早已残破且看不出原样,但用萨德的话说,这是为了更容易获得乞丐们的信任。

“你是不是还知道有关杰曼的其他情报?”

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萨德仅仅是从一旁的高台上随手拿了个不知是谁的的酒杯,将酒瓶中的酒倒出一部分,对着亚诺假装碰了下杯。“真是开门见山,我还以为你是来参加我的派对的,或者玩得尽兴了再说出你的目的。”萨德逐渐靠近亚诺,凑上去闻了闻也自然让对方警惕地避开了身,“还有血腥味,你就这么凶神恶煞地来问话了?”

亚诺无视了萨德的冷嘲热讽,并没有否认就是说明他的确知道些什么,稍稍侧身探向长风衣内侧的短剑,如果必要的话……

“别那么心急。”萨德将亚诺的动作都看在眼里,仰头将杯中的酒液饮尽,自顾自地走到一旁坐下。四周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变故,随意地穿行在亚诺和萨德之间。

“有关杰曼的我已经全部告诉你了,你再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来的。”

“你认为我会信你的鬼话?”亚诺已经厌倦这种毫无意义的拖延时间,他受够了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谁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层阴谋要去剖开,如果有一个捷径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短剑已出销,他不想等待也不能再等待,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不希望看到它划开萨德咽喉的那一刻。

萨德稍稍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即使他感受到了亚诺愤怒且焦躁的眼神,“的确,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萨德明显察觉到那尖锐的视线变得炽热,但他依旧那么气定神闲,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了,亚诺。”萨德撑着下巴,用一种极为认真的眼神紧盯着亚诺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着,“我从没让你失望过,亚诺。”

亚诺不明白他的意思,额头上泌出细密的汗珠,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看着萨德的一举一动,也同样望见了那双极具迷惑性的双眼。他有些愣神,动作一僵暂时地失去了思考能力,身体处于本能地回应了萨德的话点了点头。

“不过,你难道就不清楚交易的基本条件吗?”

意料之中的,亚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松开了紧握住刀的手,才发现手心已布满了汗水。

萨德站起身来,拍了拍身后其实并不存在的后摆,渐渐地靠近亚诺。“那就是,要想知道你需要的情报,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经意间,萨德的双手已经搭在亚诺肩膀上,并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向下滑去。

亚诺赶忙避开并弹出来自己的袖剑,他震惊于对方的动作竟没有被自己发现,心脏无规律地跳动着,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萨德已经攻破了自己的心里防线,竟然觉得……他不是敌人。

萨德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这让亚诺更加止不住地慌乱,贫民窟所具有的糜烂气味侵蚀着他的感官,嘈杂的环境搅乱着自己的注意力,即使紧绷自己的每一根神经,也只是徒增大脑深处的痛苦,萨德的脸已经逐渐模糊,视线中的画面开始摇晃并出现重影,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却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莫名的心安让自己没有理由拒绝,耳边传来音调上扬的纯正法音

“现在,我来收取我的报酬了。”

tbc.

下章也许就有肉了……大概

黏着系男子的十五年纠缠不休(完)

1786年

第五年我已经成为了一名职业写手,在女性之中广受欢迎,但我可是一心一意的,在我眼里他们不过是案板上的咸鱼,只有您才是我最向往的光明。

1787年

第六年我受了重伤,年纪大了爬墙也不利索了,我还是头一次在攀爬时摔了下来,不是断了多少骨头,不知伤了多少内脏。而我的信,却从未停过,无法去寄出,只能任它们铺满了我的地面。如果您之前一直有收到我的来信的话,定会因为感到奇怪的吧。

1788年

第七年我痊愈了,重新坐着写信让我又有了动力。今天把您比作什么什么呢?是北冰洋千年不化的冰山?还是丛林中时隐时现的狡猾狐狸?

1789年

第八年我也没有变,变着方式给您写着信。今天把您比做什么呢?是护着幼崽不放的猫咪?还是谨慎小心的游蛇?

这八年来我不断地将对您的爱写成诗篇送出,然而回信还是没有收到,回信还是没有收到……

1790年

第九年我遭到了事故,似乎伤到了脑袋,我失去了几乎一切记忆,我的身份,我的父母,我的名字,可只有喜欢您这件事还是记得的。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我依旧没有恢复记忆,但我还是喜欢着您,这已经是我惟一活下去的动力,我只希望能收到您的回信。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我依旧没有恢复记忆,但我还是喜欢着您,因为只是我惟一拥有的了。

第十四年记忆还是没有恢复,我每天都过得很害怕,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只能不断地给您写信。

求求您,让我见您一面。

求求您,让我收到您的回信。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恢复了,似乎回想起来了所有的事情,而那之后我哭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您就已经死去

用对您的爱写成的信,是不是堆积起来就能触碰到您?在这个没有您的世界里,我还怎么继续创作下去。

这十六年来我不断地将对您的爱写成诗篇送出,然而回信还是没有收到,回信还是没有收到……

End.


*大部分引用歌词,稍作改动
*海尔森•肯威在1781年去世

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Shaytham】


标题名为歌名

ooc!ooc!ooc!

听过这首歌的就知道这肯定是个虐x

全程Shay视角

时间地点会因剧情而和原著有差别


1782年

自从拿到先行者之盒,我就被告知保存好先行者之盒留在法国,而这一留便是十六年,我尝试着融入这个国家,而如今也过得平稳舒心。

十六年了,我身为圣殿骑士的身份也渐渐地在平和的生活中被遗忘,来找麻烦的刺客也越来越少。我隐姓埋名在一个小村庄生活下来,但心中永远牵挂着您,我的大团长,所以我试着写信给您。

这是第一年,常年握剑的手变得迟钝无比,但是我是那么不顾一切,每天每天地写着,尽管文笔拙劣,字迹潦草,想模仿您的花体字却只能徒增废纸的数量,但这是十六年来让我最开心充实的一年。我还偷偷用口水代替胶水涂抹在邮票背面,似乎这样的小心意能送到您身边,如果您能回信就最好了,不过您这么忙可能不会有时间看吧。

1783年

第二年我也没有放弃写信,每天每天地写着,直到把厨房炸了一半我也没有察觉,等注意到的时候,火已经蔓延到隔壁家啦。

我是那么着迷地为您写着信,尽管我没有收到任何一封回信。您的信箱就快要满了吧,我多希望您能看一看然后给我回封信啊。

1784年

第三年我已经得心应手了,我读了很多书,那都是您以前推荐给我的,总是有很多东西不理解,不禁感叹您真是博学多才,不过多亏了这些书,我的写作水平突飞猛进,如果您读了我的信,是否会因发现我的进步而欣慰?

我的信件不小心被邻居们看到了,善良的他们以为我是对姑娘专情的好男人,如果被他们知道我是写给您的,不知他们会怎么想。【偷笑】

1785年

第四年我因没有工作而生活窘迫,善良的邻居们建议我写文章卖钱,可我一整天的时间都用来给您写信啦,哪有时间再去想别的?所以我便将写给您的信稍加修改投稿了,出乎意料的是,我的作品深得他们的喜爱,于是我便化名作“鳕鱼”并以写作为生。

这五年来我不断地将对您的爱写成诗篇送出,然而回信还是没有收到,回信还是没有收到……

tbc.




闹剧【SHS,ABO设定,双A】(完结)

http://weibo.com/p/1005055198211321/photos?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被吞几次后的被逼无奈【我就不信还被吞!】

至于到最后都没能开上车,反正这两个受起来都好吃的家伙我是决定不了了

随便的结局......我有罪【跪下】

**如果微博链接走不通的话麻烦查看评论里的图片链接

友情艾特 @Rain-force 

闹剧【SHS,ABO设定,双A】(3)

三、

不需要Haytham提醒,Shay便主动收回了袖剑,毕竟他不会认为自己能比子弹更快,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继续刚才那个姿势,对方身上混着红茶清香的信息素的味道太让他着迷。

一丝怪异的感觉涌上Shay的大脑,额间的硬物和Haytham的问话他已经听不到了,望着在获得主动权就站起来的Haytham,Shay感觉浑身有些热得异常。

在紧张的环境下,任何一点细小的触感都会被放大无数倍,而Shay就在这种情况下——

起反应了。

或许在更早之前,在那愣神的那一刻,在被踹的那一刻。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怎么不被Haytham发现,或是怎么在被发现后保证不被击毙。

Shay张了张嘴,才发现喉咙干哑得厉害,而这正是发情的前兆,信息素变得絮乱不安,这是迟早要被发现的节奏。Shay心一横。

“Sir……我就想说一句话。

Haytham没有应答,只是微提了枪口示意他继续。

Shay咽了口唾沫,他怀疑只要自己说完,那枪管里的枪子就会嵌进自己的脑壳里。

“我…似乎发情了。”

Shay似乎听见了枪管中齿轮摩擦的声音。

接着“彭”得一声枪响,Shay的大脑当即一片空白。

然而当他再次睁眼时,却并没有来到他所想的地狱或天堂。

“来我的办公室,我有抑制剂。”Haytham抛下这句话后就愤愤地踹了一脚Shay隔着裤子都能看出轮廓的粗大,接着就率先离开。这一脚可疼死Shay了,他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吞回肚子里,不经意的一瞥,却望见了之前自己躺倒之处,一个还冒着白烟的枪口嵌在一旁。

Shay打了个寒颤,想找寻Haytham而他却早已不见,只是依稀听见他说了什么,好像是……去他的办公室?

Shay大脑再次当机。

这算什么?让一个发情期的Alpha去另一个Alpha的办公室?而且还是两个男人,好吧其实他也不是很在意性别,不过自己可是上一秒惹他发怒抓狂的人啊。

还是说,团长大人是……重口味抖M?

若是让Haytham知道这个情欲过剩的男人在想什么,定要立刻把他送去见上帝。

Shay想归想,但还是加快脚步跟上Haytham快消失在走廊转角的背影。他紧盯着走在前面不远处的那个男人,他才发现对方走路的姿势真是十分独特,头微偏,左肩略高,无时无刻显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傲慢姿态。不知何时褪去了那件略显厚重的披风,他的动作变得夸张了很多,但就因为这样,纤细的腰身显露无疑,臀部随腰肢左右摆动。Shay真不敢相信一个Alpha的臀能那么俏。如果对方是个Omega或Beta的话,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按在地上狠狠艹。

Shay的喉结动了动,视线变得炽热而尖锐,前面的Haytham似是感受到了来自后面怪异的视线,转头疑惑地看了一眼,而Shay却把它当成了赤裸裸的邀请。

Shay觉得自己要疯了。

好不容易到了Haytham的办公室,一路上胯间的摩擦让他的欲望已经完全挺立,而这被Haytham发现后当即给予了嫌弃的眼神。

娴熟地找到了放抑制剂的抽屉,Haytham想也没想就一瓶子扔给Shay,而处于难熬阶段的Shay就这么被砸了个正着。

“痛!”Shay愤愤地接住额前落下的小东西,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个小药瓶。“这是什么,Sir.”他尽量让自己不往X药方面想。

“抑制剂。”

Shay仔细地看着空白的瓶身,妄图找到一些信息来证明Haytham的话,“这……不是违法的吗?”

Haytham白了他一眼,好声没好气地道:“吃不吃由你,我们可没能力提供女性Omega.”

Shay不屑地扔掉了那瓶抑制剂,趁着Haytham背对着自己,便立刻靠近,从后勾住Haytham的手臂并将他们向后拢,自己则贴上对方结实的后背,把那根火热的柱体抵在Haytham的股间,接着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如果没有Omega的话,您可以帮我啊,团长大人。”

Haytham的身体因Shay的靠近而猛地颤抖了一下,尊敬的词汇在此刻听来十分刺耳。

他的理智在Shay轻佻的语言下绷断了。凡是惹怒Haytham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但Shay这个几次三番激怒Haytham的男人还没有察觉,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逃脱的可能了。

Shay将Haytham抱得更紧,即使他的直觉不停地给他发警报,但他还是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几乎是瞬间,Haytham头部前倾接着快速后仰,重重地撞击在Shay的鼻梁上,紧接着在Shay松手后转身,掐着他的脖子撞在办公桌背上。

文件因震动而落了一地,但Haytham眼中他看不到这些,他只看见了因为自己手劲逐渐增大而憋得满脸通红的Shay。

Haytham知道对方完全有能力挣脱自己的束缚,在之前也是一样,他总是在自己控制住他时变得顺从,或者是说,瞬间怂,然后再趁自己放松下来只是瞬间变脸,还真当自己不会杀了他吗。Shay颤颤巍巍的模样令Haytham更为恼火,但不知怎么地,他就是被Shay猜中了,他下不了杀手。

是因为他是门罗推荐的缘故?还是因为他的天赋与特殊的身份地位?Haytham知道这些都不是,或许只是因为他是同类,让自己找到了久违的共鸣。

Haytham松开手,看着重获氧气的Shay靠在桌背上重重地喘气,他拍了拍那张充满疑惑的脸,笑了。

“所以你为什么会认为是你上我?



tbc.

闹剧【SHS,ABO设定,双A】(2)

二、

“Master Kenway!”Shay怒气冲冲地在走廊里拦住了Haytham。“您不能这样做,这简直是在逼我上吊!”

“那由你自己决定。”Haytham看都没看Shay一眼,“如果你想将生命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上的话,我不会阻拦。”

Haytham心中的烦躁快要到了顶峰,他不想和面前的男人多说一句话,推开挡在面前的Shay,强大的压迫感让Shay都忍不住后退一步。

Shay咬了咬牙,想到自己的船还生死未卜,便将上级和礼仪一股脑抛在了脑后,几乎是本能地拽住Haytham的手,猛地使劲将对方拉近自己,转手握住手腕并不忘把袖剑的弹出开关抵住,趁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将人按在了墙上,然而他忘了自己面对的不是柔弱的Omega也不是老实的Beta,还没等自己发话,小腹便传来一阵剧痛。

Haytham收回自己毫无保留的一拳,看着Shay逐渐瘫软下去的身影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和失望。

“搞清你的身份,Shay Cormac,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战斗力和机敏性很高,但你不应该把它们用在对付你的同僚甚至上司身上。”

Haytham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有一股巨大的牵引力从下方传来,小腿被人捉住而一软,心中暗叫不好却无法控制地向后倒去,先前还匍匐在地上的Shay不知何时已经站起,在自己接触地面之前托住后腰,随之而来的是来自上方的巨大压力。

“能力不分适用场合,Sir。还有您的话实在太多了。”Shay将Haytham恼羞成怒的表情看在眼里,能让这位大团长倒在自己身下,这还真是让他有些小激动的,但他并没有蠢到会认为对方就这样被自己制服了。“收回命令吧,我不想伤到您。”

“做梦去吧。”Haytham瞬间怒火中烧,不给这个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他是不会放弃的,神色一凌,抬腿就往对方身下的要害处踹去,并快速抓住Shay的手臂,顺着人后仰的动作反将他压在身下,“别太嚣张了,小子,你以为你是谁?”

Haytham并不愿保持这个姿势太久,看着那张因疼痛而涨得通红的脸,便无趣地欲离开,而Shay却一改刚才示弱的表情拽着Haytham的领结将他拉下,袖剑顺势弹出,抵住了Haytham的脖颈。

冰冷的金属紧贴Haytham的皮肤,一瞬间将他接下来的抵抗硬生生地停止。

“你先使用了武器,就等于你自己先承认落入了下风。”

即使是用着轻松的语气嘲讽着对方,Haytham却一点也不敢放松,那双紧盯着自己眼睛虽没有任何杀意但却让自己毛骨悚然,就像一只盯上猎物的白头鹰。

他清醒地感觉到那冰冷的金属触感因自己的言语贴得更紧,微微侧过头,用余光观察着Shay的一举一动。

此刻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小看了这家伙,出招毫无招式可言且动作缺乏美感,但似是天生的强大反应力和Alpha独有的爆发力是这些缺点变得微乎其微,是一块可塑之才,只不过太缺乏管教,但这一切都要等自己把这个家伙打得满地找牙之后。

Shay没有说话,他并不在意Haytham的嘲讽及想法,他只知道对方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了,只要自己手一侧,就会在那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道红痕,只要自己以此作为威胁,就可以就这样让Haytham撤回命令,但他迟迟没有下手。

双方已保持了太久的沉默,Shay紧贴着对方因喘息而略微起伏的胸膛,同类传来的味道此刻竟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排斥感。

这简直太奇怪了。

Shay看着面前有些狼狈的Haytham,此时的大团长竟展现出了别于往常的致命魅力。

松垮的马尾就垂在肩上,几缕掉出的黑发掺着白丝垂下,发尖轻触Shay的脸让他感觉痒痒的,泛着水光的嘴唇微张,刚刚的嘲讽似还挂在嘴边,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Haytham一手撑在Shay的小腹上,一手则撑住地面,显然这个姿势也费他的劲,于是在不知不觉间,双方已经到了鼻尖相触的微妙距离,Shay甚至连Haytham的睫毛都可以数清楚,他就这么撞上了对方那深邃的暗蓝色双眸。

天哪这太疯狂了,他就要陷进那迷人的蓝色深渊之中了。

Shay看得有些愣神,他开始头一次如此仔细地观察一个同性。

但也就是这一愣神,给了Haytham提供了挣脱的机会。

Haytham从未放松他紧绷的神经,随时注意着颈侧的袖剑任何细微的移动,显然他不会浪费着绝佳的时刻。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Shay的额头多了一个坚硬的物件。

Shay才反应过来。之前对方的一点点靠近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察觉到小腹上突然的增重,而现在的他早就把支点换为左手,而右手举着枪顶着自己的脑袋。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tbc.

闹剧【SHS,ABO设定,双A】(1)

只是想苏一苏他俩打起来而已

前段偏SH,后段偏HS【其实我就是决定不了谁攻谁受!】

考究党请手下留情


一、

在这个性别决定一切的世界里,Alpha便是领袖与王者的象征。

每一个在北美殖民地生活的人都知道,北美圣殿的大团长Haytham Kenway是一名Alpha。

沉着冷静的作风,聪明果断的头脑,还有那充满魅力的一举一动,无不使Omega为之疯狂。

Haytham一生淡欲,人到中年也只与一名Beta女性相恋过,那禁欲的外在让众多妄图爬上他的床的男男女女都可望而不可及。

然而一个人的出现让他的帝国之位有了些许的松动。

Shay Patrick Cormac.

毫无疑问,一名纯正的Alpha.

身为同类,双方在见面的第一眼就出于本能地排斥对方的味道,只不过与Haytham的刻意收敛不同,Shay几乎是唯恐天下不乱地将自己的信息素大肆扩散,Haytham并没有说什么,而他手下的那些Beta则十分不满。

Shay入团后却并不是很忙,作为一名前刺客,在完全取得信任之前也接不到什么重要的任务。他倒也乐得清闲,无事时杀杀刺客,摘摘野果,也没什么过激行为。

不过有一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

很快,两人之间的相看两厌便爆发了出来。

Haytham最近一直很烦躁,至今没有一丝线索的先行者之物和越发动荡的社会现状令会议展开得越来越频繁,两天一次的集合似乎成了常态。

他总不是第一个到达会议室的,他的部下们总能赶在他之前到,并在自己推开门的瞬间暂停那些见不得光的小矛盾,笔直地站在桌子两旁。

“这次叫大家来主要是说明下后天的集体行动的内容,每个人都要到场。”Haytham不想拖延时间,一秒都不想,但就是有人和他过不去。

“咳,抱歉,Master Kenway.我希望请假。”Shay操着带有些口音的英语,用着自己不习惯的恭敬语调闷闷出声,声音虽不大,但足以让每个人都听见,他有些紧张,在对上Haytham不满的视线后更是如此。

“怎么,这几天给你的任务太重了么,Cormac先生。”Haytham难得见到有人在会议上打断他,他完全可以无视他的意见并继续,但出于对同类的尊重,他还是愿意听听他想说什么,毕竟万一他真有什么急事……

“哦不,其实没什么,我只是在那天要和船员们开联欢会。”Shay看到Haytham脸色变了变便急忙补充了句:“这虽然在您的眼里微不足道,但我已经和他们约定好了。”

Shay依旧是一副平静的表情,但他的话却激起Haytham内心三层浪,甚至他有想把羽毛笔扔出去的冲动。

“这很重要,作为一名船长,我可不能食言。”Shay似嫌火烧得不够旺,再浇了一桶油上去。

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先不说他用如此幼稚的理由来忽悠大团长,光说这对团长说话的语气就足以让他们跳起来破口打骂了。

但没有人敢动,因为Haytham还没有发话。

令人尴尬的安静,连Shay也没有胆量打破它。

Haytham站了起来,视线与shay平行。

“好一个船长。你的意思是说你所谓的联欢比我的命令更重要,Captain Cormac?”

Haytham从来不用自己强大的气压去威慑下属,只不过这次他似是不由自主地将自己属于Alpha的气息全开,庞大的压力瞬间漫延至整个房间。两个不同的信息素迅速在空气中相交并发生了剧烈的碰撞,产生的点点火星瞬间将两人几天来积累的不满点燃,并在此时发生了爆炸。

“正如你所说,我是个船长,所以船便是我的生命,为了她我可以抛弃一切。”感受到对方强大的压迫力,Shay有些兴奋,立刻毫不犹豫地顶撞了了回去。

Haytham非常不满意这个答复,这简直太荒唐而且愚蠢至极,他无法理解也不屑去理解这个人的想法,他现在要做的,只是让面前这位太过于狂妄的小子无条件地诚服于自己。

Haytham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看向Shay的眼神变得冷酷而专注,“那么,请你接到你的船被当柴火烧时不要太过惊讶。”

Shay瞬间变得惊慌起来,原本就活泼的信息素变得更加尖锐,察觉到这一点的Haytham对于这类心情全在面部表情和信息素上表现出来的人不由地嗤之以鼻。

“请不要这样Sir.”Shay张大了嘴巴,想说些什么让Haytham回心转意。“哦我知道您的父亲,Edward kenway,一名出色的船长,他难道没有与您提到过‘船长与船共生死’之类的话吗?”

Shay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触了Haytham的逆鳞。

在场的其他人听到这话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没人敢和大团长提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父亲。众人明显感觉到室温降低了好几度,从Haytham身上散发的沉重压力似要将他们压到桌下去。两股絮乱又强劲的气压互不相让,无差别的落在每个人的头上。王者的愤怒,岂是他们这些普通的Beta能忍受得了的?

“我警告你,别在我面前提我的父亲,你没有这个资格。”Haytham一字一句地说着,似要将那些字母刻在Shay的脑子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父亲不是一名出色的船长,因为他并没有做到你所说的与船共存亡。”

Haytham冷冷地瞥了眼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将目光停在Shay身上,“后天的任务里,我必须看到今天在场的每个人。以及,Charles,将Shay Cormac的船及船员扣在我那儿五个星期,有人阻拦就说是我的命令,我倒要看看这位‘出色’地船长会怎么做。”

Shay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五个星期!这可真是要他的命,但Haytham并不想给他任何废话的机会,他的决定也不需要任何人来质疑,他要做的,只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并单方面地暂停这场毫无意义的争吵,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至于紧追上来的Shay,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