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浦

清明庆生

今天去扫墓,看到烧纸时突然开的脑洞,几乎每个扫墓的人都会在烧纸时对逝者诉说近来发生的点点滴滴

然后我就想着如果Connor用中式的扫墓方式去看望Haytham会怎样【毕竟那个烟是真的可以把人呛出眼泪来的

结果就出了这个产物

可能看起来会很怪异,求考据党轻喷

可能OOC挺严重的,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

 

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来扫墓的人也少了许多,Connor不知道为什么可以选择这个时间段来祭祀他的父亲,他只想要远离人群,远离喧闹。
    “父亲,我来看你了。”Connor默默地站在Haytham Edward Kenway的墓碑前,上面还残留着未被风带走的花束——多半是他的部下们送的。
    他没带花束来,却多拿来了一个蛇皮袋。
    Connor蹲下身来抚摸那光滑的碑身,仿佛这样就能触碰到冰冷的石碑后同样冰冷的对方。
    “我听说东方的人们祭祀时总会烧些纸,他们会把锡纸折成钱的模样在逝者坟上烧毁,传说这样就能通过这样把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死者。”Connor将蛇皮袋中的锡纸尽数倒在Haytham的墓碑前,并将其点燃。
    “我知道你不缺钱,但我还是这么做了,毕竟我不能把真的钱烧给你。”Connor喃喃地说着,他才发现自己在一个人的时候,能有这么多话要说。火苗在晚风中迅速化为巨大的火龙,瞬间将底层银色的锡纸化为黑色的纸灰。浓烟从火焰中窜出,刺鼻的烟味呛得Connor不断咳嗽,但他并没有躲闪,只是任那浓烟来到面前。

视线因烟雾的遮挡而模糊,Connor想看清火势却连睁开双眼都做不到。

Connor站起身来,看着那黑色的纸灰擦过自己的脸颊,天色渐渐昏暗,整个墓园也只有此处是最为明亮的。

Connor捡起那些没烧到的银纸一张张地扔进火焰之中,透过火光,他似乎看见了父亲的脸。

“你知道么,Charles Lee已经被我杀了,你得意的部下,北美圣殿大团长的继承人,已经不在了,还有你最为重视的挂坠,现在也在我的手里。”

“你知道么,美国独立了,你感觉如何,自己辛苦了一辈子的成果被你的儿子全部摧毁的感受,感到悲伤吗?愤怒吗?不过待在这冰冷的地下的你,又能做什么呢?”

“你知道么,我成为了北美刺客组织的刺客大师,任何一名圣殿骑士听见我的名字都能吓破胆。”

Connor自顾自的说着,看着那火焰在自己的视线中越来越小,烟雾将他的双眼烧灼得生疼,他觉得眼睛有些湿润。

最终,最后一丝火焰被晚风吹袭,天空中飘起了小雨,雨滴落在地上,浇湿了还冒着烟的纸灰堆。Connor失神地跪下,他把自己地头往衣领里埋来躲避晚风的寒冷。

“所以……”Connor拽下自己的兜帽,定定地看着Haytham Kenway的墓碑,“你生气的话,为什么不来指责我呢,你悲伤的话,为什么不来控诉我呢,你后悔的话,为什么不妥协呢。”

“你还依旧以我为傲吗。”

“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呢。”

“是对我失望了吗。”

泪水无声地自Connor的眼眶留下,与越来越大的雨混在了一起,大雨打湿了他的头发,湿透的的发丝贴在他的额头上模糊了视线。

“你知道吗,今天是我的生日。”

“有很多人给我庆生,唯独没有你。”

“……”

“我想你了,父亲。”

“我错了,父亲,真的对不起。”

“我已经道歉了,妥协了,你回来好么。”

 

 

破啐的纸片在空气中被晚风吹到远处,墓前早已没了人影,只留下一束带有烧焦痕迹的花。

 

 

 

——End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