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浦

被历史遗忘的人【微WC(WashingtonXConnor)】

只是想玩玩虚拟角色不被历史记录的梗而已,顺便表示其实华盛顿和康纳这一对还是挺带感的(然而在我的文里并没有体现出来)

暗搓搓地安利一首歌,林俊杰的《浪费》(或者是《我是歌手》徐佳莹唱的那个版本),看着歌词,不觉得就像康纳即使被华盛顿欺骗以后还是义无反顾地帮助他一样嘛!不觉得嘛!

毕竟在康纳甩下那句“跟来我就杀了你”那句话后并不知道华盛顿那方面发生了什么,所以可以愉快地自行想象【不是】

反正就是这样一个啥都有的产物

可能OOC严重,小学生文笔,逻辑跳跃,慎入

内涵轻微的历史剧情,求考据党轻喷

 http://www.xiami.com/song/1771093941


 ————————————————


“爷爷,和我讲讲您年轻时的故事嘛!”

花园里,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趴在老人的腿上奶声奶气地撒着娇,老人怀抱着他可爱的孙女,遍布皱纹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个笑容。

“好好,我讲……记得我还是乔治•华盛顿手下的一位无名小卒。”

“您是指国父先生吗!”

“是啊,我在他手下为他卖命,直到美国独立。”

老人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努力地想记些什么,突然他眼睛一亮,那惊喜的神色让他看起来似是一下子回到了他年轻的时候。

“啊我突然想起来,当时将军身边有一个人,好像叫康纳,具体姓什么我也不清楚,他似乎与将军的关系很好,有段时间天天都能看见他俩在一起……”

“爷爷你骗人!”女孩气鼓鼓地打断老人的讲述,“如果真有一个人和国父关系那么好,怎么在历史书上没提过他!”

老人愣了愣,似乎又陷入了更深的回忆,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也许是因为那一次争吵吧,哦那时好像还有另一个人,是的,那次争吵后,我就再没有见过那个叫康纳的男人了。”

女孩儿安静下来,静静地听着爷爷讲述这段不被历史记载的故事。

“我记得——”

 

 

“我警告你们两个。想追上或阻止我的话,我会杀了你们。”康纳恶狠狠地抛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华盛顿站在原地,他本就没有跟上去的打算,另一个人也在康纳离开后匆匆离去,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似是丢失了什么重要的宝物。华盛顿并不在意这些,他早就想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有败露的那一天,他的离开也在自己的预料之内,只不过,有些太早了。

华盛顿重新走回办公桌,看着那张作为罪魁祸首的信件,一时有些恍惚,提笔想要写些什么,但手腕无意识的颤抖只能让它被迫停下,他明白这种感受,一种直达内心的恐惧。

我在害怕什么?

华盛顿问着自己。

怕没了他自己的战役就会输吗?怕他会把怒火牵扯到自己身上吗?

不。他不过是手下一个利用价值高一些的士兵而已。

我究竟在怕什么?

华盛顿觉得自己此时的状态糟透了,注意力无法再次集中到自己的工作上,双手撑在桌面上抬头向营帐外望去,然而他再怎么努力地想在人群中找出那名白衣白兜帽的刺客,都是徒劳。

 

不过,就如华盛顿所认为的那样,康那只是他手里一个利用价值较高的士兵而已,少了他一个,自己的事业依旧可以正常地继续。

时间冲淡了一切,不管是康纳带来的功绩还是回忆。

华盛顿最后一次见到康纳的时候,他已经快将这个人忘却,毕竟康纳的到来纯属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说这是最后一次帮他。

华盛顿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只是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他的放心是因为能让这场战役变得更轻松,还是因为能结束这段不明不白的感情。

康纳说道做到,就在战役胜利当晚的庆功宴上离开,华盛顿望着本属于康纳的空位,不禁有些惋惜,但更多的是一种内心深处的空虚。没人提醒过他,他的视线从宴会的一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半敞的门口。

华盛顿也尝试过各种办法打听康纳的消息,然而他除了找到一名去世了二十年之久的孩童之外,就没有找到过其他叫做“Connor”的人了,更不必说是姓“Kenway”的。

没人知道康纳的真实姓名,华盛顿也不知道。

 

 

 “爷爷,然后呢?”

“然后?就是伟大的将军独立了美国,将我们从美国的统治中解救出来了啊。”老人满脸慈爱地看着他的孙女,笑呵呵地摸着她的头顶。

“不不,我说的是那个叫康纳的人!”女孩儿有些着急,晃晃脑袋揪着她的爷爷不放。

“他?谁知道呢,来爷爷给你讲讲关于将军其他的传奇故事吧……”

 

二十年后

 

“嘿!我听说你的爷爷曾与乔治•华盛顿一起战斗过?”

一群年轻的女子将一个女孩儿围在中间,七嘴八舌地问道。

“是啊,你们要听听他的故事吗?”女孩儿年轻的面庞瞬间激动起来,那闪烁着明亮光芒的双眼让她看起来似乎回到了她坐在爷爷怀中的童年时光。

“好啊,快给我们讲讲。”

“哦对了,爷爷曾提起华盛顿先生旁边还有一个和他关系很好的人呢!”

“是谁?”

“是……我想想……啊呀,我没记住!”女孩儿一拍脑袋,笑嘻嘻地说道。

“真有这个人吗?”周围的女子笑着打着趣,笑声回荡在她们周围。

“是啊,谁知道呢。来,我给你们讲讲别的故事吧……”女孩儿也已笑容回应,笑声以她们为中心传得很远很远。

 

 

再一个二十年后,又有谁还会记得华盛顿身边有一个叫康纳的刺客。

 

 

——END

 

 

 

•文中黑体字部分为引用游戏原话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