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浦

闹剧【SHS,ABO设定,双A】(1)

只是想苏一苏他俩打起来而已

前段偏SH,后段偏HS【其实我就是决定不了谁攻谁受!】

考究党请手下留情


一、

在这个性别决定一切的世界里,Alpha便是领袖与王者的象征。

每一个在北美殖民地生活的人都知道,北美圣殿的大团长Haytham Kenway是一名Alpha。

沉着冷静的作风,聪明果断的头脑,还有那充满魅力的一举一动,无不使Omega为之疯狂。

Haytham一生淡欲,人到中年也只与一名Beta女性相恋过,那禁欲的外在让众多妄图爬上他的床的男男女女都可望而不可及。

然而一个人的出现让他的帝国之位有了些许的松动。

Shay Patrick Cormac.

毫无疑问,一名纯正的Alpha.

身为同类,双方在见面的第一眼就出于本能地排斥对方的味道,只不过与Haytham的刻意收敛不同,Shay几乎是唯恐天下不乱地将自己的信息素大肆扩散,Haytham并没有说什么,而他手下的那些Beta则十分不满。

Shay入团后却并不是很忙,作为一名前刺客,在完全取得信任之前也接不到什么重要的任务。他倒也乐得清闲,无事时杀杀刺客,摘摘野果,也没什么过激行为。

不过有一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

很快,两人之间的相看两厌便爆发了出来。

Haytham最近一直很烦躁,至今没有一丝线索的先行者之物和越发动荡的社会现状令会议展开得越来越频繁,两天一次的集合似乎成了常态。

他总不是第一个到达会议室的,他的部下们总能赶在他之前到,并在自己推开门的瞬间暂停那些见不得光的小矛盾,笔直地站在桌子两旁。

“这次叫大家来主要是说明下后天的集体行动的内容,每个人都要到场。”Haytham不想拖延时间,一秒都不想,但就是有人和他过不去。

“咳,抱歉,Master Kenway.我希望请假。”Shay操着带有些口音的英语,用着自己不习惯的恭敬语调闷闷出声,声音虽不大,但足以让每个人都听见,他有些紧张,在对上Haytham不满的视线后更是如此。

“怎么,这几天给你的任务太重了么,Cormac先生。”Haytham难得见到有人在会议上打断他,他完全可以无视他的意见并继续,但出于对同类的尊重,他还是愿意听听他想说什么,毕竟万一他真有什么急事……

“哦不,其实没什么,我只是在那天要和船员们开联欢会。”Shay看到Haytham脸色变了变便急忙补充了句:“这虽然在您的眼里微不足道,但我已经和他们约定好了。”

Shay依旧是一副平静的表情,但他的话却激起Haytham内心三层浪,甚至他有想把羽毛笔扔出去的冲动。

“这很重要,作为一名船长,我可不能食言。”Shay似嫌火烧得不够旺,再浇了一桶油上去。

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先不说他用如此幼稚的理由来忽悠大团长,光说这对团长说话的语气就足以让他们跳起来破口打骂了。

但没有人敢动,因为Haytham还没有发话。

令人尴尬的安静,连Shay也没有胆量打破它。

Haytham站了起来,视线与shay平行。

“好一个船长。你的意思是说你所谓的联欢比我的命令更重要,Captain Cormac?”

Haytham从来不用自己强大的气压去威慑下属,只不过这次他似是不由自主地将自己属于Alpha的气息全开,庞大的压力瞬间漫延至整个房间。两个不同的信息素迅速在空气中相交并发生了剧烈的碰撞,产生的点点火星瞬间将两人几天来积累的不满点燃,并在此时发生了爆炸。

“正如你所说,我是个船长,所以船便是我的生命,为了她我可以抛弃一切。”感受到对方强大的压迫力,Shay有些兴奋,立刻毫不犹豫地顶撞了了回去。

Haytham非常不满意这个答复,这简直太荒唐而且愚蠢至极,他无法理解也不屑去理解这个人的想法,他现在要做的,只是让面前这位太过于狂妄的小子无条件地诚服于自己。

Haytham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看向Shay的眼神变得冷酷而专注,“那么,请你接到你的船被当柴火烧时不要太过惊讶。”

Shay瞬间变得惊慌起来,原本就活泼的信息素变得更加尖锐,察觉到这一点的Haytham对于这类心情全在面部表情和信息素上表现出来的人不由地嗤之以鼻。

“请不要这样Sir.”Shay张大了嘴巴,想说些什么让Haytham回心转意。“哦我知道您的父亲,Edward kenway,一名出色的船长,他难道没有与您提到过‘船长与船共生死’之类的话吗?”

Shay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触了Haytham的逆鳞。

在场的其他人听到这话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没人敢和大团长提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父亲。众人明显感觉到室温降低了好几度,从Haytham身上散发的沉重压力似要将他们压到桌下去。两股絮乱又强劲的气压互不相让,无差别的落在每个人的头上。王者的愤怒,岂是他们这些普通的Beta能忍受得了的?

“我警告你,别在我面前提我的父亲,你没有这个资格。”Haytham一字一句地说着,似要将那些字母刻在Shay的脑子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父亲不是一名出色的船长,因为他并没有做到你所说的与船共存亡。”

Haytham冷冷地瞥了眼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将目光停在Shay身上,“后天的任务里,我必须看到今天在场的每个人。以及,Charles,将Shay Cormac的船及船员扣在我那儿五个星期,有人阻拦就说是我的命令,我倒要看看这位‘出色’地船长会怎么做。”

Shay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五个星期!这可真是要他的命,但Haytham并不想给他任何废话的机会,他的决定也不需要任何人来质疑,他要做的,只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并单方面地暂停这场毫无意义的争吵,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至于紧追上来的Shay,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tbc.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