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浦

萨德x亚诺,脑抽的产物,雷者慎入

不管是哪里的贫民窟都是那么肮脏且令人作呕,狭窄阴暗的街道总藏着衣衫褴褛的乞丐和卖弄姿色的妓女,随处可见碎衣残肢和贪恋尸臭的老鼠蛆虫,三三两两的人们聚在一起,谈论着毫无营养的话题,完全没有注意到一个身穿深蓝色风衣的男子融进了与他格格不入的环境。

亚诺站在整块地域最高的废旧建筑上,这种看上去摇摇欲坠的建筑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而就是这种不稳定让人们很少靠近或关注。

能在这种地方找到一个鸟瞰点真是难能可贵,但他并不愿意跳入地上的那车不知由什么构成的干草车。

默默集中注意力,暗棕色的眸子瞬间闪过金色的流光,穿透过层层人群,找到了他寻了数个星期的目标。

他刚从一辆并不算华贵的马车上下来,拄着手杖与可怜的马车夫交谈着,短暂的对话,留下马车夫因恐惧而颤抖的身影,而他则走进了一桩破旧却依旧有许多人光顾的店铺。

亚诺收回自己的视线,终于找到了目标却并未让他兴奋多少。

萨德侯爵。

要找到他可不是一般的困难,他简直就是神出鬼没,好不容易追到他的老窝,却没想到他还没有放弃这块贫民窟,还真当自己是乞丐之王了吗?

毕竟是曾告诉过自己杰曼所在地的人,他知道的情报一定比自己想象得要多,说不定,自己能直接从他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大不了用一些粗暴的手段。

他不止一次在潜入贵族们的舞会时从贵妇们口中听到萨德侯爵的名字,她们瞬间流露出的厌恶和脸颊上的微红他都看在眼里。萨德侯爵所在的家族曾经是那么辉煌,而如今却支离破碎,唯一的继承人还多次入狱,如今还成了乞丐的首领。

落没的贵族,和自己一样。

半蹲着握住脚下建筑的边缘,身体前倾让自己脱离平面并快速转身双手抓住边沿,双脚找准落脚点站定,并在确认过身下一名敌人的位置后迅速松手下落,精准地将袖剑插进对方的脖颈里,并毫不停留地对身边两个刚发现情况的士兵进行了双杀。

亚诺从三个尸体中走出来,仔细检查了自己的外套没有沾上血迹才前往自己的目标所在地,他完全不需要花费时间将他们藏起来,毕竟在这种地方,人们早就习惯平白无故地多出几具尸体了。
悄然抹去袖剑上的血迹,尽可能地影藏自己的气息,即使在这儿算是“奇装异服”的他也未显得十分突兀。混在人群中缓慢向印象中目标的所在地靠近,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直接来个出其不意,而不是再浪费一个烟雾弹。

“夜安,亚诺,你是在找我吗?”

戏虐的声音从身后传出的一瞬,亚诺已经知道自己失去了主动权。

萨德从一旁走过的酒鬼手中夺过喝了一半的红
酒,推开有些拥挤的人群,使亚诺完全暴露了出来。

亚诺心知不可能再装作路过了,转过身来看着一脸闲情自若的萨德,他还是那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可能是从哪个可怜贵族身上扒下来的,而在环境的渲染下,却早已残破且看不出原样,但用萨德的话说,这是为了更容易获得乞丐们的信任。

“你是不是还知道有关杰曼的其他情报?”

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萨德仅仅是从一旁的高台上随手拿了个不知是谁的的酒杯,将酒瓶中的酒倒出一部分,对着亚诺假装碰了下杯。“真是开门见山,我还以为你是来参加我的派对的,或者玩得尽兴了再说出你的目的。”萨德逐渐靠近亚诺,凑上去闻了闻也自然让对方警惕地避开了身,“还有血腥味,你就这么凶神恶煞地来问话了?”

亚诺无视了萨德的冷嘲热讽,并没有否认就是说明他的确知道些什么,稍稍侧身探向长风衣内侧的短剑,如果必要的话……

“别那么心急。”萨德将亚诺的动作都看在眼里,仰头将杯中的酒液饮尽,自顾自地走到一旁坐下。四周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变故,随意地穿行在亚诺和萨德之间。

“有关杰曼的我已经全部告诉你了,你再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来的。”

“你认为我会信你的鬼话?”亚诺已经厌倦这种毫无意义的拖延时间,他受够了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谁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层阴谋要去剖开,如果有一个捷径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短剑已出销,他不想等待也不能再等待,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不希望看到它划开萨德咽喉的那一刻。

萨德稍稍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即使他感受到了亚诺愤怒且焦躁的眼神,“的确,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萨德明显察觉到那尖锐的视线变得炽热,但他依旧那么气定神闲,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了,亚诺。”萨德撑着下巴,用一种极为认真的眼神紧盯着亚诺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着,“我从没让你失望过,亚诺。”

亚诺不明白他的意思,额头上泌出细密的汗珠,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看着萨德的一举一动,也同样望见了那双极具迷惑性的双眼。他有些愣神,动作一僵暂时地失去了思考能力,身体处于本能地回应了萨德的话点了点头。

“不过,你难道就不清楚交易的基本条件吗?”

意料之中的,亚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松开了紧握住刀的手,才发现手心已布满了汗水。

萨德站起身来,拍了拍身后其实并不存在的后摆,渐渐地靠近亚诺。“那就是,要想知道你需要的情报,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经意间,萨德的双手已经搭在亚诺肩膀上,并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向下滑去。

亚诺赶忙避开并弹出来自己的袖剑,他震惊于对方的动作竟没有被自己发现,心脏无规律地跳动着,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萨德已经攻破了自己的心里防线,竟然觉得……他不是敌人。

萨德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这让亚诺更加止不住地慌乱,贫民窟所具有的糜烂气味侵蚀着他的感官,嘈杂的环境搅乱着自己的注意力,即使紧绷自己的每一根神经,也只是徒增大脑深处的痛苦,萨德的脸已经逐渐模糊,视线中的画面开始摇晃并出现重影,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却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莫名的心安让自己没有理由拒绝,耳边传来音调上扬的纯正法音

“现在,我来收取我的报酬了。”

tbc.

下章也许就有肉了……大概

评论(1)

热度(22)